档案文化 > 珍档秘闻

嘉庆皇帝的“打脸”事件

作者:特邀撰稿人 郭 琪

来源:中国档案报

2017-04-10 星期一

????古代的皇帝说话可谓是“金口玉言”,话说出口,便不容更改。清朝的嘉庆皇帝亲政之初,下旨广开言路,原本是期望大臣们能够为国建言献策,不料,却被一个默默无闻的翰林院编修弄得“狼狈不堪”,最后不得不出尔反尔,打了自己的“脸”。

洪亮吉画像

嘉庆帝广开言路 洪亮吉夜呈书札

清嘉庆四年(1799)八月二十六日,吏部尚书朱珪为洪亮吉投书未及时参奏自请交部议处的奏折。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

????嘉庆四年(1799)正月,太上皇乾隆逝世,已经登基3年的嘉庆帝终于可以亲政了。可惜,乾隆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、危机四伏的局面,朝廷上和珅把持朝政,四川等地农民起义此起彼伏,整个大清国显露出一副大厦将倾的景象。

????面对如此情形,嘉庆帝并未退缩。乾隆刚去世,他便将和珅软禁在乾隆的灵堂内,只用了15天便将其定罪处斩。紧接着,嘉庆帝一方面罢黜和珅余党,派大军至各省平乱,一方面推崇节俭,力惩官场欺隐怠惰的风气。为了能够才尽其用,嘉庆帝下令广开言路,让大臣们对国计民生、官员任免等方面各抒己见,指陈利弊,“以收兼听并观之效”,只要所提建议对国家有利,必会得到嘉奖、提拔。

????翰林院有个人名叫洪亮吉,他是乾隆五十五年(1790)的一甲榜眼,被分到翰林院当了一名编修。之后,他按部就班开始编撰国史,偶尔出任乡试考官,两年后循例外放贵州学政,第三年便回京任职。洪亮吉是一个“性豪迈,喜论当世事”的人,刚入翰林院时,他便喜欢品评时事,与人议论,因一直没得到上司的赏识,还曾一度辞官回家,后又被召回。当得知嘉庆帝下旨让大臣们进言的消息时,他不禁精神为之一振,认为这正是展示自己才华的一个好机会,便奋笔疾书,写成了一份几千字的书札,准备呈送嘉庆帝。

????洪亮吉作为一个七品编修,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直接给皇帝上书,于是,他决定请人代呈。洪亮吉将书札抄录3份,在八月二十四日的晚上分别找到军机大臣成亲王永瑆、吏部尚书朱珪、吏部右侍郎刘权之3人,请他们代为呈递。当朱珪与刘权之收到洪亮吉的书札,打开看后不禁大吃一惊,顿时犹豫起来。那么,洪亮吉究竟在书札中写了些什么呢?

书札惹出杀身祸 死里逃生遭流放

????原来,洪亮吉在书札中直接对嘉庆帝提出了批评,并提醒其务必“先法宪皇帝(雍正)之严明,后法仁皇帝(康熙)之宽仁”,又称“三四月以来,视朝稍晏,恐有俳优(杂耍艺人)进习,荧惑圣听”;对嘉庆帝最为得意的惩办和珅一案,洪亮吉也指责其对于曾经依附和珅的官员过于宽纵,必须重新追究、审讯;此外,对其他一些案件,洪亮吉也认为嘉庆帝处理不当,均加以指责。朱珪与刘权之历经宦海浮沉,深知若将此书札呈给嘉庆帝,一定会将其激怒,到时不仅洪亮吉本人可能性命不保,就连自己也会受到牵连。就在朱珪和刘权之犹豫之际,成亲王永瑆却在次日一早便将书札呈送给了嘉庆帝,并提到朱珪与刘权之也收到了同样的书札。嘉庆帝读后勃然大怒,一边命人迅速抓捕洪亮吉,一边下谕朱珪和刘权之,询问书札之事。

????朱珪虽身为嘉庆帝的老师和近臣,但接到皇帝的谕旨后心中还是忐忑不已,于是,赶紧在八月二十六日写了一道请罪折,称自己原“拟于日内召见时面行奏闻”,现在已“将原书并诗二件封缴,听候查办”,至于“未及即时参奏,咎实难辞,相应请旨”,将自己交给吏部严加议处。刘权之也不敢怠慢,连忙上书请罪。嘉庆帝虽然生气,但也只是认为朱珪、刘权之因与洪亮吉均为翰林出身,有意维护,又念及两人平日人品端正、办事踏实,因此仅降三级留用。

????嘉庆帝对洪亮吉就没这么客气了:下旨将其革职,交由军机大臣与刑部共同审讯。八月二十七日,嘉庆帝下谕旨给内阁,称自开言路以来,“朕方时深虔惕,不敢稍存满假之念”,平时也是“孜孜图治,每日召见臣工,批阅章奏”,而洪亮吉所上书札“语涉不经,全无伦次”,居然质疑自己被杂耍艺人所迷惑,更将之写于书札内到处投递,实在居心叵测。更令嘉庆帝生气的是,他最为得意的惩办和珅一事,也被洪亮吉指责为过于心慈手软,还要求自己重新审理,这分明是让自己下不了台。

????洪亮吉根本没想他的一片忠心会激怒嘉庆帝,面对军机大臣等人的审问,他只能拼命为自己解释。洪亮吉说自己是一时糊涂,听到种种传闻,没有亲自调查,更没有真凭实据,便误以为真,信笔写到了书札之中,确实应该受到惩罚,但若是说自己有意诽谤皇帝,那是万万不敢的。负责审讯的官员根本不听其解释,很快就按大不敬判了他斩立决。嘉庆帝接到呈上来的判决结果,心中仍然怒意难消,斥责洪亮吉“平日耽酒狂纵,放荡礼法之外,儒风士品,扫地无余”。但同时,嘉庆帝考虑到如果真杀了洪亮吉,反倒成全了他“直言谏诤”的美名,更会让世人误会自己心胸狭隘。经过反复思量,嘉庆帝决定法外开恩,免其死罪,发往新疆伊犁交由伊犁将军保宁严加管束。

????洪亮吉死里逃生后,连忙上书谢恩,匆匆离开京城,直奔新疆伊犁而去。而嘉庆帝怒火渐消后,也觉得洪亮吉的书札中虽有不少肆意妄言之语,但其中“人才至今日消磨殆尽矣。数十年来,以模棱为晓事,以软弱为良图”,“士大夫渐不顾廉耻”等话也并非没有道理。

为挽臣心降谕旨 大厦将倾势难回

????洪亮吉被发配新疆伊犁后不久,嘉庆帝明显感觉到大臣们除例行汇报公事外,都保持着缄默,敢于上言的人越来越少,很多事情,即便自己主动询问,大臣们也只是唯唯诺诺。嘉庆帝明白,这正是自己惩办洪亮吉带来的后果。经过反复琢磨,嘉庆帝决心下一道谕旨为自己辩解,同时再次鼓励大臣们积极进言。

????在谕旨中,嘉庆帝首先写到“朕从不敢自作聪明,饰非文过,采择群言,折中而用,兼听并观,惟求一是而已”,之所以要惩办洪亮吉,一是因为他“既有欲言之事,不自具折陈奏,转向成亲王及尚书朱珪、刘权之私宅呈送”,明显属于违例,二是“惟言视朝稍晏及小人荧惑等句,未免过激”,所以军机大臣和刑部才会依律判其斩立决。而后,嘉庆帝又是一番诉苦,称自己心胸宽广,将洪亮吉由斩首改为流放,没想到不知内情的大臣们误会自己是听不进意见的君王,以致渐渐没有人敢上书进谏,关于国计民生的大事更是只字不提,使得自己有时犯了错都不知道。

????接着,嘉庆帝说出了自己的心思,关于洪亮吉的书札,经“朕详加批阅,实无违碍之句,仍有爱君之诚”,实在让自己感动,特意放在书桌之上,以便时时阅读,以提醒自己,并让大家不要有思想负担,有话直言,否则“大失致君之道,负朕求治之苦心矣”。在谕旨的最后,为表示自己的确没有怪罪洪亮吉的意思,嘉庆帝还特意命军机大臣给伊犁将军保宁写信将洪亮吉释放,让他回家乡安心养老。

????尽管嘉庆帝在谕旨中表现得很宽宏大度,但心中还是觉得有些憋屈,前一年八月才狠狠地训斥了洪亮吉及其书札的种种不是,不到一年自己又主动为其解释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?思来想去,嘉庆帝又下旨给代理两江总督的岳起,令其在洪亮吉回乡后留心监视,禁止其随意离开,只能老死家乡。

????洪亮吉接到释放自己的圣旨后,虽然心中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但重获自由的喜悦还是让其激动不已,他趴在地上一面拼命磕头,痛哭流涕,一面口称自己身负重罪,多谢皇帝心胸宽广,免己一死。洪亮吉最后表示,自己回到老家后一定谨言慎行,安分守己度日。伊犁将军保宁看到洪亮吉的表现也很感动,于是上奏嘉庆帝,称自己监管洪亮吉数月,发现他对自己所犯之罪认识深刻,痛改前非,平时除了当差外,闭门不出认真反省,接到准其回乡的圣旨时,言行恳切,感人肺腑,足见其悔改之意。

????嘉庆帝接到保宁的奏折后心中舒服多了,想到自己身为皇帝,出尔反尔虽有失颜面,但“恕一人之妄言,广天下之言路”,也算是明君所为,心中的不快顿时消散。此后,大臣们虽然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踊跃,但敢于进言的人确实开始逐渐增多。可惜的是,嘉庆帝的一切努力并没能挽救清王朝的大厦将倾之势。

??? 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7年4月7日 总第3050期 第一版

 
 
责任编辑:张雪
 
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